最新資訊NEW
首頁/最新資訊/醫學新知/EB病毒的感染

EB病毒的感染

2011/04/15

EB病毒(EBV)是由Epstein、 Achong和Barr等人,於1964年在電子顯微鏡下觀察伯基氏特淋巴瘤組織(Burkitt’s lymphoma tissue)所發現的。四年後,EBV被證明是造成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的病原。於1970年,在鼻咽癌患者的組織中檢測出EB病毒的DNA。1980年代,EBV被發現與非霍奇金氏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和患有口腔毛狀白斑症(oral hairy leukoplakia)的愛滋病患者(AIDS)有關。從那時開始,EB病毒DNA陸續在多種癌症組織中發現,包括T-細胞淋巴瘤(T-cell lymphomas)和霍奇金氏病(Hodgkin’s disease.)。
全世界有超過90%的人受到EBV的感染,且終其一生都會持續感染。EBV與非人靈長類動物的病毒關係密切,包括黑猩猩和恒河猴的EBV類病毒,獼猴病毒和EBV有著相似的基因序列,且他們同樣會持續感染口咽部和B細胞。因此,EBV可能是從非人靈長類病毒演化而來的。

病毒學上的特徵
EBV的複製

EBV屬於皰疹病毒家族。EBV的基因組是包裹在核殼體(nucleocapsid)中,病毒外膜上的醣蛋白會結合到B細胞膜上EBV的受體進而感染B細胞。EBV基因組是由一條線性DNA分子所組成,其調控了病毒基因的表達,如病毒DNA複製、組成病毒的結構成分,以及調控宿主的免疫反應。受EBV感染的上皮細胞,病毒在細胞內會不斷的進行複製,以製造新的病毒,並進行細胞裂解,釋出病毒;相反的,受到EBV感染的B細胞,病毒在細胞內則會呈現潛伏感染的狀態,EBV的DNA會形成環狀,鑲嵌入B細胞的DNA中,成為附加體,與B細胞共存形成“永生化”(immortalization)。當EB病毒要進行複製時,會自發性的激活小部分潛伏感染狀態的B細胞。
EBV的感染通常藉由身體間親密接觸,由口咽分泌液傳染的。EBV在細胞中的複製發生在口咽部,而幾乎在有所患者的唾液中,EBV的檢測結果皆為陽性。早期研究結果顯示,EBV的複製發生在位於口咽部的上皮細胞中,研究人員假設B細胞是在接觸到這些受感染的上皮細胞後被感染的;而其他的研究結果顯示,B細胞最初被感染的位置是在口咽部(圖一)。


圖一、 EBV感染人類的示意圖

潛伏感染

休眠狀態的記憶性B細胞(Resting memory B cells)被認為是EBV潛伏生存的地點。利用艾賽可威(acyclovir)治療病患,可清除口咽部的EB病毒,但在整個體循環中,受到EBV感染的B細胞數量並沒有改變。在正常成人體內,每百萬B細胞中有1到50個B細胞感染EBV,而且在人體內潛伏感染的B細胞數量在數年間是保持穩定的。在病毒複製的過程中,約有100個病毒基因被表現出來,但在潛伏感染的B細胞中,僅有10個病毒基因被表現。在被潛伏感染的B細胞上,有兩種非編碼的RNA、六種核蛋白,和兩種膜蛋白被表現。EBV藉由在潛伏期間大幅限制病毒基因的表現,使病毒蛋白的數量降低,而讓毒殺性T細胞(cytotoxic T cells)誤以為被潛伏感染的細胞為正常細胞,躲避宿主免疫細胞的攻擊。
EBV核抗原-1 (EBNA-1)蛋白會與病毒DNA結合,允許EBV基因插入B細胞,形成附加體的環狀DNA (圖二 A)。EBNA-2活化EBV潛伏膜蛋白-1 (LMP-1)和LMP-2,以及其他B細胞生長所需之蛋白質的表現。EBNA-3蛋白也會調控細胞基因的表現,而EBNA領導蛋白(leader protein)會強化EBNA-2活化LMP-1的能力。

LMP-1是一種致癌基因,在基因轉殖小鼠中,表現LMP-1會導致B細胞淋巴瘤。LMP-1會誘發訊息傳導,他就像是在B細胞表面持續活化的CD40分子。在體外或體內實驗中均發現,在EBV淋巴瘤中,LMP-1會與一些腫瘤壞死因子受體(Tumor necrosis factor receptor)相關因子進行結合,活化下游的轉錄因子NF-κB及c-Jun,進而使細胞黏著分子(Cellular adhesion molecules)增加,細胞激素增加及B細胞增生。


圖二、兩種EBV蛋白質活動的示意圖-A.潛伏感染 B.逃避宿主免疫反應

EBV的LMP-2會利用阻斷酪氨酸激酶磷酸化的方式來防止EBV從潛伏的細胞中被激活。病毒EBER RNA不會轉譯出蛋白質,但可能是重要的致癌基因或抵抗細胞凋亡的因子。在EBV相關的疾病中,在潛伏狀態中病毒基因的表現有三種形式,而通常不同的疾病中僅會顯示一種形式(表一)。在第一種形式中,只有EBNA-1與EBER有表現;而在第二種形式中,EBNA-1、LMP-1、LMP-2和EBER有表現;在第三種形式中,所有的潛伏基因皆會表現。而第四種形式的潛伏狀態,是出現在取自曾經感染過EBV的健康人體的週邊血液中的B細胞,只有EBER與LMP-2表現,其他相關研究指出,部分B細胞也會出現EBNA-1 RNA。


表一、EB病毒致病基因表現的類型

人體對EBV的免疫反應與EBV如何逃避免疫系統的攻擊

EBV感染會引起體液型及細胞型免疫反應,雖然偵測直接對抗EBV抗體是感染EBV病毒很重要的診斷方法,但是要控制EBV感染,細胞型免疫反應較體液型免疫反應來的重要。在初次感染時,自然殺手細胞與CD4+及CD8+毒殺型T細胞可以控制受到EBV感染的B細胞增生。急性感染復原之後,受到HLA標記的毒殺型T細胞在控制EBV感染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其中,許多毒殺型T細胞直接對抗潛伏型病毒蛋白的抗原為EBNA-3蛋白。
儘管人體免疫反應會對抗EB病毒,但是EB病毒也有策略可以躲過免疫系統的攻擊。EBV可表現細胞激素及其受體,並控制免疫系統讓病毒持續存在。EB病毒中的BCRF1蛋白的功能就像人體中的介白素IL-10一樣,可以抑制人類周邊血液單核球(PBMC)干擾素IFN-γ的生合成(如圖二B)。BARF1蛋白的功能則是當作群落刺激因子(colony-stimulating facor-1, CSF-1)流動性的受體,一般正常情況中,群落刺激因子可以調控單核球表現干擾素IFN-α,而BARF1蛋白則可以誘騙CSF-1與它結合,使CSF-1無法與正常的受體結合,阻礙訊息傳導的發生。在體外實驗中,干擾素IFN-γ及IFN-α可以抑制感染EB病毒的細胞生長,因此在急性EBV感染或是由潛伏期活化變成溶解期時,BCRF1及BARF1蛋白可以幫助病毒逃脫宿主細胞的免疫系統。
一般情況中,病毒入侵細胞後,病毒蛋白會被細胞內的蛋白酶體分解成小段小段的胜肽片段,作為抗原呈現給毒殺性T細胞,使T細胞活化以攻擊病毒,而病毒EBNA-1蛋白的功能則是抑制分解反應的發生,因此無法活化毒殺性T細胞。
EB病毒表現至少兩種可以抑制細胞凋亡的蛋白。EB病毒的BHFR1蛋白是人類Bcl-2的同源蛋白,其與Bcl-2功能相同,都可以抑制細胞凋亡現象。另一個LMP-1病毒蛋白,可以增加表現會抑制細胞凋亡現象的蛋白,包括Bcl-2及A20。
在EBV感染的伯基特氏淋巴瘤細胞中,發現一些會被毒殺性T細胞辨識的蛋白有減少的情形,這些蛋白包括了抗原呈現時,運送病毒蛋白到內基氏體的運輸蛋白、讓細胞與細胞接觸的附著分子、以及使毒殺性T細胞可以辨識受病毒感染之細胞的第一型MHC分子(非第二型)等。

臨床綜合症狀
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Infectious Mononucleosis)

雖然大多數受EBV感染的嬰兒和兒童並未出現病徵或無明顯症狀,但受感染的青少年和成人經常導致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超過50%的患者會有明顯的發燒、淋巴結腫大和咽炎等症狀,有10%的病患會出現脾臟腫大、上腭有瘀斑,和肝臟腫大的症狀。而較少見的併發症,包括溶血性貧血、血小板減少症、再生障礙性貧血、心肌炎、肝炎、生殖器潰瘍、脾臟破裂、皮疹(圖三 C)和神經系統併發症,如格林-巴厘綜合症、腦炎、腦膜炎等。
大多數患有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的病患在白血球數量增加的同時,會伴隨著其他物質數量的增加,如週邊單核球細胞(peripheral mononuclear cells)、嗜異性抗體(heterophile antibodies)、血清轉氨酶升高,以及非典型淋巴細胞產生。大多數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的症狀起因於增加和激活的T細胞免疫反應。在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的病人體內,有絕大部分的週邊B細胞可能被EBV所感染。激活的B細胞,開始生產多株抗體,致使嗜異性抗體效價(titers)升高,有時會導致冷凝集素(cold agglutinins)、冷球蛋白(cryoglobulins)、抗核抗體(antinuclear antibodies)或類風濕因子(rheumatoid factor)的增加。 

慢性EBV感染(Chronic Active EBV Infection)

慢性EBV感染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其主要症狀已確定有以下三個特點:1.主要是由EBV感染所造成的嚴重病症已持續超過六個月的時間;2.EBV抗體效價異常;3.以活體組織檢查法確定的器官疾病,如肺炎、肝炎、骨髓發育不全,或葡萄膜炎等,以及在組織中發現EBV抗原或EBV的DNA。一般感染EBV會出現病毒特異性抗體(virus-specific antibody)效價急遽上升的現象,而慢性感染的患者其EBV或其他病毒的抗體效價僅會輕微的升高。

性聯遺傳之淋巴增生疾病(X-Linked Lymphoproliferative Disease)

患有性聯遺傳之淋巴增生疾病之患者通常為男性,其免疫系統無法抑制EBV的感染。其中161例性聯遺傳之淋巴增生疾病中,有57%死於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29%得到丙種免疫球蛋白症(hypogammaglobulinemia),24%發展成惡性淋巴瘤(malignant lymphomas)。研究顯示EBV的DNA與抗原會存在患者的組織中。此疾病是X染色體上基因突變造成,已確定此基因為SAP (signaling lymphocyte activation molecule [SLAM]– associated protein) ,又稱 SH2D1A或DSHP;這個基因會編碼出一個位於T細胞表面的蛋白質,此蛋白質會與其他兩個蛋白質相互作用:SLAM是T細胞與B細胞作用的蛋白質;2B4則是T細胞與自然殺手細胞作用的蛋白質。性聯遺傳之淋巴增生疾病之患者缺乏正常功能的SAP,會妨礙T細胞和B細胞正常的交互作用,導致受EBV感染的B細胞無法控制的增生。


圖三、EBV的臨床表現- A. 眼瞼瘀斑和眼眶浮腫 B. 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患者的扁桃腺腫大 C. 以抗生素治療斑疹的感染性單核白血球患者 D. 愛滋病患者的口腔毛狀白斑症

與EBV相關的癌症
鼻咽癌(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鼻咽癌是盛行於中國南部、北洲,和阿拉斯加州的愛斯基摩人中;偶爾會出現在美國和西歐。在未分化或低度分化的鼻咽癌細胞中,幾乎百分之百含有EBV的基因組與表現出EBV的蛋白質(表一)。在腫瘤細胞中,EBV的基因組是位於轉化的上皮細胞中,而不是在淋巴細胞中。EBV的基因組被發現存在於早期尚未蔓延的增生性病變(preinvasive dysplastic lesions)或原位癌(carcinoma in situ)細胞中,表示在細胞病變發展為惡性侵入性腫瘤前,已經受到EBV的感染。
鼻咽癌的患者通常有較高的IgA抗體效價以辨識EBV的結構蛋白,所以測定 EBV特異性IgA抗體可用來篩檢鼻咽癌的病人,以便早期發現疾病。鼻咽癌的患者在接受治療後,倘若IgA抗體效價增加,則表示可能與預後不良有關;若IgA抗體效價下降或維持恆定,則表示預後情況良好。

伯基特氏淋巴瘤(Burkitt’s Lymphoma)

伯基特氏淋巴瘤是一種由小型非裂解B細胞形成的高度惡性淋巴瘤。在非洲,伯基特氏淋巴瘤與惡性瘧疾原蟲造成的瘧疾有關。此疾病產生的腫瘤通常位於下巴,且90%以上的病例皆與EBV有關。一般認為感染瘧疾是由於受EBV感染B細胞減弱了T細胞的免疫反應,並造成瘧疾原蟲的增生。
流行病學研究顯示,在非洲,伯基特氏淋巴瘤可能與EBV有相關。從非洲伯基特氏淋巴瘤患者組織中,發現細胞中通常包含EBV DNA,且僅會有一種EBV蛋白質表現,其為EBNA-1。如同鼻咽癌,單一種EBV基因組被發現存在於伯基特氏淋巴癌組織中,顯示腫瘤細胞是來自單株EBV感染所造成的。 

霍奇金氏淋巴瘤症(Hodgkin’s Disease)

霍奇金氏症(Hodgkin's disease)又名淋巴網狀細胞肉瘤是一種慢性進行性、無痛的淋巴組織腫瘤,其原發瘤多呈離心性分佈,起源於一個或一組淋巴結,以原發於頸淋巴結者較多見,逐漸蔓延至鄰近的淋巴結,然後侵犯脾、肝、骨髓和肺等組織。在美國,約有40%~60%的霍奇金氏淋巴瘤症患者在腫瘤組織中檢測出EBV DNA。EBV基因組是存在於霍奇金氏細胞與瑞-司細胞(Reed–Sternberg cells)中,且病毒基因組為單株(monoclonal)。霍奇金氏淋巴瘤的腫瘤有四種形態:結節硬化型(Nodular sclerosing)、混合細胞型(Mixed cellularity)、淋巴細胞優勢型(Lymphocyte rich classical)及淋巴細胞削減型(lymphocyte- depletion subtypes)。而EBV主要存在於混合細胞型與淋巴細胞削減型兩種。通常在未開發國家的兒童得到霍奇金氏淋巴瘤的機率大於已開發國家的兒童;而西班牙裔的患者多於白人患者;年輕男性患病率高於年輕女性;患有免疫系統缺乏症(如HIV)的病人患病率高於健康人。霍奇金氏淋巴瘤的患者在發病前,可檢測出較高的EBV結構蛋白抗體效價,或是淋巴瘤的發展較一般病人快。

淋巴增生性疾病(Lymphoproliferative Disease)

EBV相關的淋巴增生性疾病患者通常有先天或後天的免疫缺乏症。其中包括嚴重複合型免疫缺乏症(severe combined immunodeficiency)患者、接受器官或骨髓移植者,以及愛滋病患者。這些患者的T細胞受損,無法執行免疫反應,因此受EBV感染的B細胞不斷地增生。患者可能有症狀的包括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或伴隨發燒、局部或散佈淋巴組織增生涉及到淋巴結、肝、肺、腎、骨髓、中樞神經系統或小腸(圖四)。EB病毒造成的淋巴增生性疾病患者通常在血清中IL-6濃度升高,造成受EBV感染B細胞的增生。EBV造成的淋巴增生性疾病的診斷,通常是利用活體組織檢查法檢測組織中是否含有EB病毒的DNA、RNA或蛋白質做為基準。


圖四、EBV淋巴增生症患者的病理特徵

其他癌症

EB病毒的DNA或蛋白質可能有致病的作用,研究顯示EBV在一些腫瘤細胞中存在;當患者免疫功能低下時,容易罹患如鼻淋巴瘤(nasal T-cell/natural-killer-cell lymphomas)、淋巴瘤樣肉芽腫病(lymphomatoid granulomatosis)、血管免疫母細胞性淋巴結病(angioimmunoblastic lymphadenopathy)、中樞神經系統淋巴瘤(central nervous system lymphomas)等;而移植病患則容易罹患平滑肌瘤(smooth-muscle tumors)和胃癌。EB病毒的DNA和蛋白質也在週邊T細胞淋巴瘤中發現,此疾病可能會伴隨著病毒相關的噬血症候群病症出現。

EBV與愛滋病病毒 (HIV)的關係

愛滋病患者體內受EBV感染的B細胞大約是正常人的10到20倍,其T細胞可抑制受感染的B細胞能力較正常人低;研究顯示,愛滋病患者口咽部分泌物中EBV的數量增加,且體內EBV抗體效價也較正常人高。在愛滋病患者感染EBV相關的非霍奇金氏淋巴瘤前,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EBV-specific cytotoxic T cells)數量會下降,而EBV數量會增加,但這些變化並沒有出現在愛滋病患者受到機會性感染(opportunistic infections)之前;這表示愛滋病患者HIV病毒的數量與病程,不會受到EB病毒的初次感染影響。

口腔毛狀白斑症(oral hairy leukoplakia)

口腔毛狀白斑症發生在愛滋病患者與受到免疫抑制的移植病患。其病徵為口腔黏膜凸起、白色的波紋狀病變,最明顯的是在舌頭的外側(圖三 D)。這是一種惡性的上皮細胞增生病變,EBV與皰疹病毒顆粒存在於上層,使上皮細胞過度角質化而病變,在此疾病中,EB病毒株通常只存在同一部位。不同於其他的EBV相關的癌症,口腔毛狀白斑症的EBV在細胞內的表現為積極的複製與分裂細胞,以及表現病毒蛋白質。

淋巴細胞性間質性肺炎(Lymphoid Interstitial Pneumonitis)

淋巴細胞性間質性肺炎主要發生在兒童,但也可能發生於感染愛滋病的成人。此疾病的特點是瀰漫性肺間質浸潤。病變包括藉由淋巴細胞、漿細胞(plasma cells)和免疫母細胞(immunoblasts)造成浸潤肺泡壁(alveolar septa)。EB病毒的DNA與蛋白質在患有愛滋病與淋巴細胞性間質性肺炎的兒童肺部病變處中被檢測出。

非霍奇金氏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

EBV經常在患有愛滋病患者同時也有非霍奇金氏淋巴瘤患者的良性淋巴結活體組織檢測中出現,且機率大於非同時患有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的患者。在這些腫瘤細胞中,約有50%到60%含有EB病毒的DNA或蛋白質。大多數的腫瘤被劃分為免疫母細胞淋巴瘤(immunoblastic lymphomas)或伯基特氏淋巴瘤,和一種數量較少的大細胞淋巴瘤(large-cell lymphomas),大多數為單株。伯基特氏淋巴瘤通常在愛滋病前期發生,並伴隨嚴重免疫缺陷和c-myc基因的重組。與其相反的,免疫母細胞淋巴瘤較常發生在愛滋病的後期,無c-myc基因的重組,但EBV檢測通常呈陽性。
不像其他愛滋病併發的相關癌症,幾乎所有的中樞神經系統淋巴瘤細胞內皆含有EBV DNA。這些腫瘤通常是免疫母細胞淋巴瘤,當患者的CD4+細胞數非常低時產生。利用聚合酶連鎖反應(polymerase-chain-reaction)檢測腦脊液中是否含有EBV的DNA,是有效能預測愛滋病患者與腦損傷患者是否患有淋巴瘤的方法。
愛滋病患者患有原發性積液淋巴瘤(Primary effusion lymphomas),其腫瘤細胞中通常含有EBV基因組及卡波西氏肉瘤(Kaposi’s sarcoma)相關的皰疹病毒(人類皰疹病毒8)基因組。在愛滋病患者患有的平滑肌瘤細胞中,也有發現EBV。

治療
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Infectious Mononucleosis)

目前大多數的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並無特定治療方法。雖然艾賽可威(acyclovir)可以抑制EBV複製、降低病毒釋出,但無法改善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的症狀(這主要是由病毒引起的免疫反應造成),所以不推薦使用。不過使用艾賽可威(acyclovir)卻是能夠有效治療口腔毛狀白斑症的方法,其病變會直接導致病毒基因持續複製,但在治療之後通常就會停止複製,復發機率低。對於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皮質類固醇(Corticosteroids)可以減少發燒與口咽部症狀,但一般不建議在無併發症時使用,且目前也已經證實,使用皮質類固醇會增加某些副作用。使用皮質類固醇治療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應考慮使用在具有嚴重併發症的患者,如即將發生上呼吸道阻塞、急性溶血性貧血、嚴重心臟損害,或神經疾病的患者。

EBV淋巴增生疾病(EBV Lymphoproliferative Disease)

治療EBV淋巴增生疾病應盡可能減少免疫抑制藥物的劑量,這樣可以徹底解決一些病變。可利用手術切除或局部放射線,來治療淋巴組織增生病變。特別於胃腸道已確定適合用來治療部分病人。艾賽可威(acyclovir)可以抑制EBV DNA的複製,但無法影響存在於潛伏細胞中的EBV,一般來說是沒有治療效果的。而IFN-α被發現在部分病人的治療上是有用的,在一項研究中指出,有8到14例病人在利用IFN-α治療後病變處有復原的趨勢。
單株抗體也可用來治療EB病毒淋巴增生疾病,同時利用小鼠的單株抗體CD21(EB病毒受體)與CD24(泛B細胞抗體)( pan-B-cell antibody)治療58隻小鼠,有61%小鼠得到完全的緩解。但單株抗體在臨床使用的部分尚未合法。
Rituximab,是一種新開發的單株抗體,直接針對CD20 B細胞抗原,已批准使用在治療初期的非霍奇金氏淋巴瘤。有三分之二的EBV病毒淋巴增生疾病患者在接受肝移植並利用Rituximab治療後,得到完全的緩解。初步研究淋巴細胞瘤26例患者顯示,有54%病人在利用Rituximab治療後得到完全的緩解。而細胞毒性化學治療也是一種治療淋巴增生疾病的方法,適用於部分對於減少免疫抑制藥物治療或其他療法無效的病人。
將捐贈者未照射輻射的白血球輸液,輸入18例骨髓移植後的EBV淋巴增生疾病患者體內後發現,90%病患體內的腫瘤細胞會瓦解;在追蹤3~42個月後,約有56%的病患仍處於緩解的狀態,而有11例病人產生急性或慢性移植物抗宿主疾病(graft-versus-host disease)。
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EBV-specific cytotoxic T cells)已被利用在降低輸入捐贈者的白血球輸液後造成的移植物抗宿主疾病。三分之二的患者在利用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治療過後,淋巴增生性疾病的症狀會得到改善。對病人來說,此種治療法無法完全治癒腫瘤,其無法防止惡性細胞逃避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攻擊。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也被使用在防止淋巴增生患者移植的骨髓細胞中受損的T細胞病變。42名接受預防性細胞毒性T細胞的移植病患,無人罹患EBV淋巴增生疾病,僅有一名病患罹患移植物抗宿主疾病;而無接受預防性細胞毒性T細胞的移植病患,則有15%罹患EBV淋巴增生疾病。研究顯示,利用基因標記EBV特異性T細胞,觀察到其可以存留在人體內並作用長達三年的時間。
因骨髓移植而感染EBV淋巴增生疾病患者,其感染源幾乎都來自於捐贈者,病變通常在器官移植的細胞上,故無法利用捐贈者的T細胞來做治療。可以輸入來自兄弟姊妹的HLA配對同種異體細胞、或自然殺手細胞(NK cell/LAK cell) ,又或是自體 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使器官移植接受者罹患的淋巴增生疾病復原。
取自霍奇金氏淋巴瘤患者體內的EBV特異性細胞毒性T細胞已被用來治療患者本身淋巴瘤復發的現象;研究顯示,將細胞毒性T細胞注射到三名病患體內,有兩名的病患症狀減弱,且病患血液中EBV DNA濃度也降低了三成。

預防與疫苗

由於在多數的情況下,EBV淋巴增生疾病的形成與骨髓移植有關,且大多歸因於捐贈者B細胞的增生,因此可以利用降低骨髓輸液中受損B細胞的數量,來減少罹患淋巴增生疾病的機率。將骨髓中受損的B細胞與T細胞皆去除,可比僅去除受損B細胞更能夠降低淋巴增生疾病的發生率。研究指出,在器官移植前,先利用艾賽可威(acyclovir)或Ganciclovir加上抗淋巴抗體(antilymphocyte antibodies)做治療後再進行移植者,可有效降低罹患淋巴增生疾病。然而,在另外一項研究中,發現患者在移植後,接受抗病毒治療兩星期與接受治療一年的患者,其淋巴增生疾病的發展並無差異。
需要施打EBV疫苗的族群必須是EBV檢測呈陰性反應的,包括器官或骨髓移植的患者、性聯遺傳之淋巴增生疾病患者、罹患伯基特氏淋巴瘤(赤道非洲)或鼻咽癌(中國南部)高危險地區、感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高危險群(青少年與成人)等。純化EBV的外膜醣蛋白gp350是製作疫苗的方法之一,而研究也顯示棉冠獠狨的牛痘病毒(vaccinia virus)上表現gp350,可用來發展治療EBV淋巴增生疾病的疫苗。
初步研究發現,在牛痘病毒上表現gp350,接種入9名EB病毒血清反應呈陰性的兒童,並在六個月後接種EBV,發現9名兒童皆產生抗體中和反應,而16個月後依然沒有被EBV感染;但無接種疫苗的對照組皆全數感染EBV。第一階段臨床試驗的純化重組蛋白gp350已經在最近完成。此外,對應潛伏EBV抗原的EBV肽類(peptide)免疫反應,可能增加細胞的免疫力,降低從EBV相關的惡性疾病發病率,目前正在做人體試驗中。

文章翻譯自 Jeffrey I. Cohen. Epstein-Barr virus infection. N Engl J Med. 2000 Aug 17;343(7):481-92.
想了解更多免疫治療
http://www.yuva.com.tw/
 

更多癌症訊息 請參見優化免疫細胞銀行/鑫品生醫網站

back
go top